• <sup id="lufdm"><strong id="lufdm"><menu id="lufdm"></menu></strong></sup><bdo id="lufdm"><var id="lufdm"></var></bdo>
      1. <menuitem id="lufdm"></menuitem>
        <tr id="lufdm"><nobr id="lufdm"><delect id="lufdm"></delect></nobr></tr>
      2. <tr id="lufdm"></tr><menuitem id="lufdm"><video id="lufdm"></video></menuitem>
      3. 精彩小說盡在A1閱讀網!手機版

        您的位置 : 首頁 > 女頻言情 > 穿到年代文里做生意

        第三章 隱情

        發表時間: 2022-07-14

        是婦人傳來的聲音。

        眼前的濃霧還沒有散去,我清了清嗓子打算往前走去,這時才注意到房間里也有鬼魂的氣息存在。

        莫非這房間里也有死人?

        “你就在外面等著吧。”

        人和鬼魂不能打交道,尤其是女人,陰氣本來就很重,很容易被那些找不到本體投胎的鬼給上身。

        鬼上身很折磨人,如果體質差的被整死的都有,我也是為了婦人好。

        等我走近之后才看到房間里有一具尸體。

        能夠確認這尸體是陳老四,和陳牛的年齡相仿。

        尸體已經腐爛了,估計死在這里很久都沒人發現了。

        房間里凌亂的很,看得出他死的時候很痛苦,而且不是人為的。

        我經常驅鬼,是人是鬼動的手我肯定知道,一眼就看出來了。

        他身體上有很多瘡口,跟陳牛死的時候表情一模一樣。

        “還真有意思,這事情不簡單啊。”

        我緩緩開口,本以為這次事情簡單的很,只要把他給送走就行了,這下才發現事情牽扯的東西有點多。

        陳牛是第一個死的,而陳老四是第二個,也許之后還會有受害者。

        眼看時間過得越來越快,我只能拖延了。

        我先掏出了幾張道符貼在了他的頭上,能暫時壓制住他體內的煞氣,讓他不至于跟陳牛一樣尸體到處跑。

        我又在房間里設置了一個結界。

        這結界能防止其他鬼魂進入,哪怕有人進入我也能有感應。

        “張大師,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婦人哆哆嗦嗦的說道,她的嘴唇發白,從未想過有這種事情發生。

        “我丈夫的死難道不是他做的?”

        一旁的小女孩眼神癡呆的看著我,她根本不知道恐懼是什么,也不懂死亡的含義。

       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說道。

        “是也不是,這次事情不好解決,等會我給你留幾樣東西,能克制他的怨氣,這兩天我盡快查出真兇是誰。”

        “你丈夫體內怨氣這么深,我要是不查明白他也不愿意走,如果陳老四還活著我至少能問清楚,現在他也死了,只能我自己去查了。”

        我長嘆了一口氣,時隔一個月我就碰到這么難的事。

        半小時后我和婦人再次回到她家里,幸好我結界設置的還不錯,沒出什么事。

        “你家里有沒有糯米?”

        “有。”

        她趕緊回去把糯米拿了過來。

        “這些糯米浸泡一夜,明天把這些都塞到他的嘴巴里,我再給你準備幾樣東西,還有一張特殊的道符,切記千萬不能讓道符掉,你得時刻看著,過去這幾天就沒事了。”

        我將那些東西都準備好,這是能壓制住冤魂的所有法器。

        那張道符也是我親手寫的,上面還有我的血液。

        這尋尸人的血液跟一般人的血液不一樣,我殺死的鬼魂也有不少,本身就有克制的能力。

        我把這鬼魂引到房間里,在一個封閉沒有陽光的房間里待著,讓他靠在墻壁上,先是在他的頭上貼上了道符,其次那些法器按照方位依次擺在地上。

        這樣做就萬無一失了。

        “切記,道符就等于是封印,千萬不能掉下來。”

        我再三叮囑還是有些擔心,又給她準備了一張備用的道符,做好最壞的打算。

        準備好這一切我才回家。

        本以為沒耽誤多少時間,結果回去的時候天都要亮了。

        我打開一個門縫鉆了進去。

        “你怎么現在才回來,事情解決了?”

        二春站在角落里看著我。

        “沒解決,這次的事情沒那么簡單,我懷疑他們做了什么壞事,跟那些邪術有關,陳牛的好兄弟也死了。”

        我坐下來趕緊喝了幾口水,這一晚上都沒閑下來過。

        “這不得讓我出馬?”

        二春聽到這里來了興致。

        他畢竟是鬼魂,想辦事簡單的多,可這馬上就要到白天了,外面的陽光這么多,他這樣的小鬼是最虛弱的。

        我直截了當的拒絕了他。

        “不行,你這身子骨這么弱,要晚上跟我出門還好一點,我又擔心你被其他的鬼魂給盯上,那就老規矩,兩天之內我沒解決再讓你出馬行不行?”

        我經常用這個利用打發二春。

        他就跟個孩子一樣,這五年來可是一點變化都沒有。

        “切,一只鬼呆在屋子里真沒意思!”

        他嘟囔了一句,賭氣一樣蹲在角落里。

        “白天的時候我就出去了,你好好的待著啊。”

        我這一夜都沒合眼,坐在那里就睡著了。

        等我醒的時候差點摔在地上,我趕緊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。

        “我走了啊,你在家里看好門。”

        ...

        我們這個村子里的人不多,我想打聽消息也不難,只要精確瞄準這些大媽就可以了.

        剛上街我就看到幾個大媽圍在一起,趕忙湊了上去,順便從口袋里抓起了一把瓜子,立馬融入進去了。

        “大姐,你們最近看見陳老四沒?”

        這時大媽警覺的看向了我。

        “陳老四?”

        三個大媽齊刷刷的看向了我。

        “是呀,我跟陳老四認識,跟他還有一個生意要談呢,這幾天怎么都沒看到他,這人是不是不靠譜啊,我該不會被騙了吧?”

        我故作懊惱的嘆了口氣。

        “你跟陳老四有生意???”

        這次大媽直接湊近了我,放下了所有的戒備,估計能套出不少的信息。

        “陳老四那個人可賊了,能把你甩的團團轉,你是不知道咱們村子里好多人都被他坑了。”

        另外一個大媽又說道。

        “他說的話沒有一句能信的,之前去外地的時候是賺了不少的錢,回來之后就把他揮霍的一干二凈了,這不又想點子賺錢了嗎,就盯著陳牛。”

        提到陳牛我的心咯噔了一下。

        想不到這些大媽這么上道。

        “陳牛?那不是咱們村子里的屠夫嗎?不是都死了很久了嗎?”

        我嘟囔了一聲,做出恐懼的表情。

        “你呀根本不知道內情,他的死可沒那么簡單,那天下葬的時候你沒看到,本來是晴天,突然下雨了,那墳墓里還鉆出了好多條蛇,這就是不祥之兆。”

        “是呀,我聽說他的死就跟陳老四有關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一个人免费观看视频WWW高清,樱花草视频在线观看高清免费观看,精品国精品无码自拍自在线,亚洲 中文字幕 日韩 无码